豪門寵文極品婆婆重生了

作者:宅喵
  作 者 推 文
[收藏此章節] [下載]   [舉報] 
文章收藏
為收藏文章分類

    第四章

      “你很快就要多出兩個妹妹了。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放下筷子,對自己的兒子李時澤說道。
      
      在吃晚飯的時候,方君容正式宣布這個消息。李忘津表示家里兩個孩子都比較聽她的話,所以將宣布這項工作交給了她。
      
      原本帶著淺淺笑意的李忘津表情凝固了,疑惑的目光投向方君容,“不是一個嗎?”除了雅歌,還有誰?他怎么不知道?
      
      方君容露出了完美無瑕的笑容,眼角眉梢都是愉悅的神色,將鐘宜的事情提了提,“那孩子實在可憐,又沒有父母幫襯,所以我就想著幫她一下。”
      
      她順便提了一下江雅歌的事情。
      
      李時澤倒是可有可無,家里就算多了兩個妹妹,也就是多出兩張嘴罷了,這時候的他還沒想到財產分配那塊。在他眼中,自己父母也不至于會將家產留給外人。
      
      李心筠有些不悅地嘟起嘴巴,“她們到時候要住到咱們家里嗎?”她不喜歡這樣,仿佛自己家里的私人空間被侵占了一樣。
      
      李忘津皺眉,“她在‘白鶴’那地方工作?真正好女孩,怎么會跑去那地方上班呢?”
      
      他語氣流露出淡淡的厭惡,顯然十分看不上鐘宜這樣的身份,更多的卻是不滿妻子沒同他通氣一聲,就要再收養一個女孩子。對于他們這樣的人家來說,真收養了,可不是添雙筷子的事情,等結婚了,肯定還要再送一份嫁妝出去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心中輕笑:論雙標李忘津天下第一,江雅歌不也同樣在那里上班嗎?但是在他眼中就是出淤泥而不染,善良自強的好女孩。當然了,也有可能是他們并不知道江雅歌過去的經歷,這也不是什么值得驕傲的事情,江雅歌也不可能逢人就說這事。
      
      她忽然有些期待江雅歌過來時的場面了。
      
      雖然內心有許多的腹誹,但她面上卻依舊是溫和的神態,“那孩子是為了給奶奶籌醫藥費才會去那地方的,所以我就想著給她一個機會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她的身世比江雅歌更為可憐呢。既然都已經收養了江雅歌,我也不介意再多一個女兒。再說了,我也請大師問過,鐘宜的命格對咱們家有些好處。”后面這點當然是她隨便亂說的。
      
      李忘津原本還想說什么,只是當聽到江雅歌以后,還是妥協了——畢竟鐘宜聽起來是比江雅歌慘。他張了張嘴,最后說道:“我只是怕你上當受騙罷了。錢倒是小事,就怕你感情上受傷。”
      
      “既然你欣賞她,那就讓她過來吧。我依舊不太相信那地方出來的女孩子的品格,我接下來會認真觀察她的。”
      
      他的嘴一如既往會說話,明明是他不樂意讓鐘宜過來,從他嘴里說出來,就仿佛是為了保護方君容一樣,不讓她受騙。越是和他相處,方君容就越發厭惡他這份虛偽。
      
      緊接著,他又說起了一些在商場上聽過的故事,不外乎會所出身的小姑娘使用心機攀上有錢人當情婦,手段高的甚至還能擠兌走原配,小三順利轉正。
      
      幾個故事下來,成功給那地方的人蓋戳上“心機深沉”“攀龍附鳳”等標簽。
      
      雖然鐘宜本人還沒過來,但是看兒子李時澤和女兒李心筠的表情,他們內心對鐘宜先入為主有了不好的觀感。這其實也是在間接打方君容的臉,但方君容一點也不生氣。
      
      繼續說啊!反正他說出的這些話,到時候都會化作巴掌打向江雅歌的臉上。
      
      說起來,前世李忘津疼江雅歌疼成那樣,甚至讓她懷疑江雅歌是不是他私生女,等后來她私下偷偷做了鑒定以后,才發現兩人沒有血緣關系。
      
      這也成了她心中的不解之謎。
      
      等方君容回到房間以后,大約半小時,她的寶貝女兒李心筠磨磨蹭蹭地過來了。看到她滿臉寫著“不高興”,方君容只覺得格外懷念。
      
      她含笑道:“這次你居然忍了半小時才來找我,有進步。”
      
      李心筠哼了哼,模樣有點小傲嬌,“以后媽媽多了兩個貼心的女兒,我就不值錢了。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搖搖頭,“你永遠都是我最重要的寶物,誰也比不上。”
      
      “哥哥也比不上嗎?”
      
      “當然。”方君容毫不猶豫說道,她若是重生的時間再早二十年,怕是要直接墮胎不要這個叉燒。
      
      李心筠臉色果然緩和了下來,她漂亮的小臉蛋露出了不解的表情,“媽媽怎么忽然想收養女兒了?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知道女兒的城府不深,在離婚之前,若是讓她知道了,很容易露出端倪。再說了,在江雅歌出現之前,李忘津表現得也像是個好爸爸的樣子。
      
      她摸了摸她的頭,說道:“再過半年,媽媽就告訴你真正的原因。”
      
      半年之內,她肯定會搞定離婚的事情。再說了,等江雅歌到來,心筠多少也會察覺到。
      
      她給了這樣一個確切的時間,李心筠不由自主地覺得媽媽是有苦衷的,于是也就能接受了。
      
      “嗯,只是半年時間,我可以忍的!”她手握成拳,可愛的模樣讓方君容不由失笑。重生回來對她最大的意義就是還能夠守護女兒的笑容。
      
      “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,只有我們知道,好嗎?”
      
      “好。”
      
      在搞定了女兒以后,方君容也更能騰出手做自己的事情。這幾天,她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買東西,買房子。
      
      她原本以為在給了鐘宜名片以后,鐘宜會很快就聯系她。沒想到一直到周四,她都沒有接收到鐘宜的電話,這就很意外了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略一思索,干脆去“白鶴”會所,問一問鐘宜。今天鐘宜果然有上班,在見到她以后,鐘宜楞了一下,神色震驚,下一秒,她的眼睛涌現出淚珠,旋即又被她飛快地擦掉。
      
      她聲音有些哽咽,“方總。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面上是淺淺的笑,“我以為你會打電話給我的。”
      
      鐘宜擦掉眼淚后,那雙桃花眼顯得越發明亮,“我原本把你名片收著,結果不見了。我找了很久很久……”
      
      她以為她失去了這個機會,卻沒想到方君容會重新出現在她面前,親自過來尋找她。她曾經猜測過,方君容是不是有什么目的。但轉念一想,她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,她又能在她身上圖什么呢。
      
      因為丟失名片的緣故,她不敢聯系她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有些疑惑,“我以為你會記下我的手機號碼。”
      
      鐘宜抽了抽鼻子,“我丟了名片,等于丟了入場券,所以我不敢打電話……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多少有點理解她的心情,說到底還是因為太過患得患失,加上她的自卑情緒。
      
      她定了定神,說道:“周天晚上我們會有一個家宴,你到時候一起過來吧,把你地址給我,我會讓司機去接你的,你這工作也可以辭了。”
      
      “好的。”
      
      她若無其事地提起了江雅歌,“對了,你的朋友呢,她今天休息嗎?”她停頓了一下,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理由,“我看她的長相挺符合我一個朋友的雜志風格的,還想推薦一下。”
      
      鐘宜搖搖頭,“雅歌她請假了,不過我會告訴她的。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也就是問一下罷了。從對方現在請假來看,李忘津應該告訴她要收養她的事情了吧。
      
      “你的名片是在家里丟的嗎?”
      
      鐘宜搖搖頭,“我收在制服的口袋里,第二天過來就不見了。”她當時也十分后悔沒有拿回家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若有所思,等回去以后,她便打了個電話給會所的老板寧卿。寧卿和她有些交情,她相信會所的員工室肯定是有安裝監控的。好好的名片不可能說丟就丟,只怕是有人見不得鐘宜好。
      
      再約好請她吃飯以后,她便掛了電話。
      
      接下來方君容便等待周天的到來。李忘津和一雙兒女這天都會在家里。方君容一大早還帶李心筠出去做了個美容,打扮得光鮮亮麗,完美無缺。
      
      她拿出前兩天買下的紅寶石項鏈,佩戴在女兒脖子上。這些天她沒少花錢,李忘津或許是因為心虛,雖然有些不滿,但最多也就是提醒她一下家里還是得留點錢給兒子創建公司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才不管他呢。
      
      李心筠也十分喜歡她的項鏈,雖然她珠寶不少,但這么大的寶石也很少見到。因為這個的緣故,她這才相信媽媽還是最愛她的,所以也能夠以平靜的態度面對家里新來的兩個姐姐。
      
      鐘宜到來的比江雅歌更早,方君容讓人去接她時,還順便請化妝師幫她打扮了一番。她身穿桃紅色的禮服,盛裝的她美艷如牡丹,站在那里便是一道綺麗的風景。只是她看得出有些緊張,手不自覺的捏緊了裙子。
      
      她的相貌顯然不是李時澤和李忘津父子兩喜歡的類型,尤其是李忘津,眉頭已經擰了起來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倒是心情挺好的,“鐘宜,過來我身邊,這是你妹妹心筠。”
      
      鐘宜聽到她的聲音,原本緊張的情緒緩解了下來,走到李心筠面前,語氣有些討好,“心筠妹妹。”
      
      李心筠給面子地勾了勾嘴角,“姐姐。”
      
      李忘津不咸不淡說道:“既然來了李家,就得記住自己的身份。在那地方學的那些不三不四的東西可別再拿出來。”
      
      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下馬威。
      
      鐘宜的臉色白了白,卻不敢反駁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臉色不愉,“我看鐘宜這樣就挺好的,漂亮得像朵鮮花,讓人看著心情就好。”
      
      李忘津沒再說什么,只是看向門口,顯然在等江雅歌到來。
      
      在他的望眼欲穿中,江雅歌總算來了。她今天穿著白色的裙子,妝容都是十分少女的類型,清純羸弱,楚楚動人。尤其是那如同櫻花一般的粉色唇瓣,有股說不出的我見猶憐。
      
      李忘津看到她,眉毛立刻舒展開來,語氣那叫一個溫柔,生怕驚嚇到她一樣,“雅歌,你來了。”
      
      鐘宜不可置信地看向她——她沒想到自己的好友也被李家收作養女了。
      
      方君容適時地露出了驚訝的神色,“咦,沒想到是你。”
      
      李忘津問道:“君容,你之前見過雅歌嗎?”
      
      方君容語氣愉悅,“是啊,我在白鶴會所里看到她時,當時她和鐘宜一起當服務員,我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緣分呢。”
      
      “緣分,真是妙不可言。”
      
      
    插入書簽 



    [綜]無人可擋
    新文,存稿,日更。愛幻想的預知少女和樂衷于腦內吐槽的文藝少年的故事。



    [綜漫]魔王,快給妞笑一個
    新文,苦逼妹子努力取悅大魔王七次的微少女系小說,更新穩定

   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
    晉江APP→右上角人頭→右上角小框
    0

      ↑返回頂部
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地雷(100點) 手榴彈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淺水炸彈(×50) 深水魚雷(×100) 個深水魚雷(自行填寫數量)
    網友: 打分: 評論主題:
    分享到:
     
     
    更多動態>>
   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作者加精評論



    本文相關話題
     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,要看本章所有評論,請點擊這里

      下载今天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